關於部落格
  • 2109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Wed【北美。阿拉斯加】冷酷異境

越過了北緯五十四度,機長廣播著再二十分鐘之後飛機就會降落在費爾班國際機場,地面溫度很低,攝氏零下三十度。
 
你來自北迴歸線的島國,深知三十度的濕熱,但,零下三十度這個數字,你望穿小小的機窗,一片茫然。
 
飛機停在一片雪白當中。時間清晨十點半,太陽剛剛露臉!領了行李,穿上最厚重的大衣,那是好幾年前你老爹回東北老家時特別買的厚呢大衣,老爹也只穿過那麼一遍,奶奶就過世了,老爹也就不曾再回去過他每次都說他想回去的老家。出門前,老爹從箱底挖出這件大衣,不斷交代,出門在外,讓錢受罪,人不要受罪啊!這是老爹這幾年當中最常跟你說的一句話。但老爹自己,卻總是讓自己受罪,把錢,留下來給了他所愛的人。這是遺傳嗎?你這麼想著。
 
走出了機場,你的眉頭鎖了起來,幈住了呼吸,痛,是這北天雪國送給你的見面禮!你感覺整個胸,從氣管到肺,像被火燒過一遍般。你不敢再有任何動作,僵直的立在雪中,如雕像,連呼吸也沒有。慢慢地,你將氣呼了出來,小心地,深怕像電視節目演出的畫面,呼出滿口的鮮血!時間似乎也被低溫凝住了般,好久,好慢,等到氣吐到了底,你以更慢的速度吸氣,不用鼻子,用嘴巴,每吸進一些,就含住一些,你試著將空氣加溫之後再進到你的肺裡。呼呼吸吸,只能慢,不能快,像生活。
你的臉頰開始泛紅,整片的刺痛;你的鼻子流下了兩道鼻涕,人中是冰涼的;眼淚不自主的流了下來,在臉頰上激起兩道冰河,沒有悲傷。然後你感覺到一件更讓你擔心的事,你的耳朵,你感覺到耳朵的痛,但當你試著去撫摸你的耳朵時,你的耳朵卻感覺不到手的撫慰,失去了知覺。你用雙手護住耳朵,祈求耳朵不要離開你的臉龐。
 
站在機場外的你,好想趕緊回到屋內,回到溫暖的世界,但是你知道,這一步,你必須跨出去。你忍著痛,適應著痛著的呼吸,走向巴士。這短短的距離,卻離世界那麼遙遠,你感受你自己的呼吸,你的心跳,你,一個人,與自己很近,活的好好的!
 
待續。。。。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